教学科研

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科研 >

【护士博文】祝你有个好梦

发布时间:2015-03-29 12:58

今天,偶然翻开在心理病房工作时的一篇日记,让我想起了一个男孩。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真的希望他即使没有约翰纳什那般幸运地遇到生命中最重要且使他成功的那个人,也但愿他会生活得好一些,再好一些!

高远(化名),一个18岁的大男孩,不仅长得高高帅帅,而且家里的条件也是相当的好。用他外婆的话说,当很多人没有手机的时候他就有了手机,很多人没有电脑的时候他就有电脑。而且上学后一直是成绩很好的学生。然而,一个曾经很优秀的孩子,却不幸得了精神分裂症.

因为患病,他已经去过很多地方,花了好多钱,用了很多方法,但疗效依旧不尽人意。他自己及家人都非常痛苦。她妈妈说,家里早就安排好了他的未来生活,高中毕业就去国外留学,学习企业管理,回来后接手家族企业。他自己也在日记中写到:“我多么希望我的病能快点好,成为从前那个同学们都爱戴的高哥啊!”他对我说:“不管受多大的罪,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都能忍受。”当他向我描述曾在一家“神秘”医院用“反治法”治疗时,被吊起来用棍子狠狠地抽打,打得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时候,当他发生药物反应过后自嘲地笑说就当作生死游戏的时候,我的心,都会隐隐作痛。

18岁,正值花季的少年却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与苦痛!我鼓励他坚强,安慰他别怕,劝说他振作。我告诉他:千万不能放弃自己!然而,我的心里却有着深深的无力感。我知道,能为他做的,太有限了。所以,我竭尽所能,希望可以多为他做点什么。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了,他还睡不着,一次一次在走廊徘徊。我问他怎么了,他一会儿说困了也睡不着,一会儿说嘴不舒服。我知道他担心药物反应,他不愿去忍受那种折磨。我拿出一本《辽宁青年》让他看25届奥运会男子单打冠军吕晓磊的事迹,当他看到吕晓磊的妈妈名字是“陈上”的时候,他笑了,似在对我又似在自语:“她叫陈上,真有意思!”他很少笑,这孩子被疾病缠得已经难得一笑了,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时,我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多希望这笑容能常常出现在他还略显稚气的脸上。但他还是没有看完,不想看下去,于是我说:回屋吧,我去陪你一会儿!他答应了。

回病房后,他却坐在沙发上不肯上床。我说:高远,我觉得你今天表现不错,开关门都轻轻的(因为情绪不稳定,有时开关门他都很用力),但你好像不高兴,有什么事吗?他用双手抱住头,低低地说:“我心里很乱”。我知道他又在想他的病和疾病所带来的困扰了。但他说不清究竟在想什么。于是我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说:不要想那么多了,做什么事都要慢慢来,人家吕晓磊也是经过多年的刻苦训练,经历了许多苦痛才得世界冠军的,知道吗?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从他的行为语气中我判断,他希望我陪着他(他的疾病痛苦以及所遭受的暴力已使他和家人很是失望和无助)。我又用手抚摸着他的头轻轻地说:你现在还是个大孩子,不要想那么多,睡一觉就好了,上床躺着,我在这儿陪着你好不好?他轻轻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整了整被子,躺下了。

我要给他盖上,他说:“不用了,等我睡着了你再给我盖。”我答应了,并在想:这孩子是不是太孤独了,他是怕我走开吗?他此刻是不是很没有安全感?他来回在走廊走是不是希望引起我的注意?带着这些思考,我静静地站在床边,用手轻轻抚着他的头,一会儿,他睡着了。我将被子轻轻地给他盖好,悄悄离开了他的病室,隔着门玻璃,我看到他翻了个身,又睡着了。我走进屋,重新把被子盖好,又轻轻退了出来。

     高远,祝你有个好梦!      □王坤/主管护师 

 


版权所有:辽宁精神医院  地址:辽宁省开原市文化路  电话:  辽ICP备08002005号-2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