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科研

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科研 >

【医生博文】精神科医生的情感世界

发布时间:2015-03-29 12:58

我是一名精神科女医生, 2009年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来到省精卫中心工作。在带教老师、科主任等多人的帮助下,让我很快从一名医学毕业生成长为一名胜任精神科工作的医生。

记得初到精神科病房,看到病房干净、整洁、井井有条,没有想象中的杂乱。在小说里,精神科每每都是以邪恶的姿态出现,疯子的世界仿佛一定也是疯癫的,这绝对是个谬论。

但是,患精神疾病是很痛苦的,什么精神分裂,抑郁,躁狂,强迫症等等,患者的痛苦程度不亚于其他躯体疾病。在接收病人时,听着病人的叙述;在查房时,观察病人的症状表现,我们真的难以想象,那些挥之不去的是是非非幻听,随时感到有人要害自己的极度恐惧,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整晚失眠,反反复复的洗手,直到把手洗破是什么样的感受!那种不能言说的痛苦和悲伤常常蕴含在他们眼睛中和家属的眼泪中!

每每看到这些,我的心灵被一次次触动,不停地问自己:我能为他们多做些什么?我能够为他们做好什么?怎样的医生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怎样的工作才叫胜任工作?

每每在这时,让我更加细心观察患者,体味他们的痛苦。更加虚心向前辈和同行请教。明确诊断,对症下药,并亲自体会在药物治疗的同时,渗入心理治疗和人文关爱,会给患者的康复带来怎样的促进。

让我感触颇深的有两位病人。一位是55岁的张妈妈,她得病一年多,最初只是记忆力不好,丢三落四,家中物品常放错地方,有时上街会把包落在商店里,逐渐记不住家庭住址和自己的生活经历,后来连家里几口人都不能准确回答。表现焦虑,坐立不安,到处乱跑。门诊检查有脑萎缩,后收入病房。

那天是元旦假期,接到主任电话我急忙赶到了医院,详细采集病史,查看病人。她当时表现时哭时笑,答非所问,还尿湿了床。我协同护士给她更换了干净的衣裤和床单。应用了抗焦虑、抑郁和改善认知功能的药物。后经上级医师查房诊断为老年痴呆症。

这是一种预后非常差的精神科疾病,它表现的是认知功能进行性减退。我们针对病人制定了系统的治疗方案,并耐心照料她的饮食起居,进行基本生活技能训练,经过三个月的治疗,病人的精神症状得到了很好控制。

家属接出院的那天,张妈妈虽然叫不出儿女的名字,但却记住了我和科里几名护士的名字。她拽着我的衣角,眼神中流露着依依不舍。家属说:“全国大医院我们也去过不少,但在你们这里(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辽宁省第三人民医院)让我妈来了不愿意走还是第一家,说明你们对她是真好,谢谢你们,谢谢刘大夫……”

听到家属的满意和感激,我心里也涌起一阵温暖和感动,这种感觉真好。曾有人说,做什么医生,也不做给疯子治病的医生,不但承担着医疗和人身安全的双重风险,还待遇低,受歧视。我也曾动摇过想离开。但是此刻,我感到了这种被承认和被尊重的快乐,做精神科医生的职业尊严感也油然而生。

还有一位患者,是一个双目失明老人,62岁,她患精神分裂症多年。唯一的一个女儿嫁到了广州,无法对她进行照顾,因护理困难从别家医院转入我院的。她的个人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加之存在幻觉,妄想等精神症状,治疗及护理难度可想而知。

每当我有空,就协同当班护士给她梳发,剪指甲,带她去浴池洗澡,洗得干干净净后带回病房。老人说:“闺女啊,我的亲生女儿也没这么伺候过我啊!你说她为什么就不要我了呢?”老人情绪低落,经常哭泣,我就耐心的给她做心理疏导。老人经常出现心慌,气短,胸闷症状,我们及时联系了内科专家进行会诊,调整药物。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她的精神症状基本消失,每周能和女儿通一次电话,心脏功能也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她常说:“你们比我亲生女儿还要亲啊!”听到这些,我总是感到一种沉甸甸的欣慰!

有人说:“医生一张嘴,护士跑断腿”,我却不这么认为,在精神科封闭病房工作五年以来,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医生和护士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患者的康复离不开医生与护士的默契配合。一个负责任的精神科医生不只是下下医嘱调调药那么简单,最重要的是有一颗仁慈的心,一双勤劳的手,料理病患的吃喝拉撒也不单纯是护士的事,应该重视医护协作。

我很感谢我的职业,是它让我知道如何平等、善良、真诚地对待每一个生命,让我懂得如何珍爱生命,明白平凡就是幸福,奉献让我更美丽。  □刘淼

 

 


版权所有:辽宁精神医院  地址:辽宁省开原市文化路  电话:  辽ICP备08002005号-2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