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科研

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科研 >

【医生博文】喜看“魔鬼”变成“人”

发布时间:2015-03-29 12:58

一提起把“魔鬼”变成“人”这句话,大家会很自然地想到白毛女。旧社会把白毛女由“人”摧残成了“鬼”,新社会把她从“鬼”又变回了“人”。而我今天所要讲述的是发生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的一个真实故事,是国家686项目给精神病人带来的恩泽和福祉,给特困精神病人家庭带来的莫大的福音。

2008年 9月9日,我们省精卫中心正在举办社区医生培训班。中午进餐时,一名护士告诉我这个饭店后面的居民楼里关锁一个精神病人,我听后很震惊,立即派了两名医生上门了解情况。医生回来报告,病人是女性,40岁,10年前患精神病,曾间断治疗过,但效果不佳。因打砸东西、打骂家人,扰乱四邻,已被家里关锁八年,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并且骨瘦如柴。其母因她得病上火呈半瘫痪状态,其父已70多岁,每天照料两个病人,生活艰难维持。听后,我们考虑患者体质虚弱,应用抗精神病药物易出现不良药物反应或者意外,家人又无力陪护,住开放病房或封闭病房在治疗上都有很大困难。于是我们建议家属首先给病人增加营养,尽快增强体质,待她能接受抗精神病药物治疗时,免费接收她入院,给予系统治疗。

病人的父亲听到我们免费给他女儿治疗后,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每隔一段时间就到医院打听,恳请早日入院。十一月中旬,病人父亲再次找到我,说女儿体质见好转,恳求入院。但是他明白女儿病程长,治疗效果不会太好,他只祈盼有点改善就行。哪怕病人死在医院里,他们也绝对不会胡搅蛮缠和医院打官司,并且说你们就“死马当活马医”吧!老人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鼻涕一把泪一把,要给我们跪下来,我急忙扶住了他,答应收治入院,同时讲明了风险利弊。于是,我们就开着救护车,带上医生、护士以及电视台的人员去解锁这位病人。

到了病人家中,我们首先询问病情。病人的双亲流着眼泪向我们讲述他女儿的患病经历: 1989年,病人因生气而缓慢起病,开始表现为睡眠少、话少、不接触人,逐渐出现胡言乱语、疑心大、外走。1990年曾到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诊断精神分裂症,住院46天,达好转出院。出院后,没有遵医嘱,自行间断服药,病情时好时坏,但能料理个人生活。93年和95年先后犯病,表现时好时坏。2000年病情加重,曾用中医治疗病情无好转,精神症状反而更加丰富。整天胡说八道,见人就骂,见东西就砸,就连邻居家的玻璃也被她砸个稀烂,赤身裸体外走。父母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她关锁起来。

据病人父亲讲,他家原住农村,因开小商店,赚了一些钱,就搬进城里来住。买完楼房后,手里还有10多万存款,是九十年代响当当的富裕户。老两口本想在城里安享晚年,哪料女儿患病后,婆家就抛弃了她,父母只好接管。没想到自从女儿得病后,家里的生活一落千丈。老两口不但要每天看护女儿,没时间去挣钱,还得花钱为她治病。起初三次犯病,家里都积极治疗,逐渐地,那点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父母也真没能力再给她治病了。

当我们要求见病人时,病人父亲打开了女儿卧室的门。立刻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我们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这是一间不足10平米的小屋,窗户已被棉被严严实实地罩住,不透一丝光线。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看到四周墙壁污迹斑斑。破旧的双人床上没有被褥,只铺着一张残破的地板革,地板革上放着一张特大型号的圆桌面。病人披着毛毯像动物一样蹲在桌面上,龇牙咧嘴,表情怪异。(毛毯是临时披上去的,为了给她遮羞,平时一丝不挂)病人的双手和双脚都用绳子绑着,绳子的另一端系在暖气管子上。据家属讲,病人见什么就撕什么,以前的衣服、被子都被她撕个乱七八糟。她总是大喊大叫,扰得四邻不得安生,大家怕她像躲魔鬼一样,生怕她跑出来,所以不得不把窗户封得严严实实。病人见到我们,先是惊恐,接着就是叽里呱啦乱骂,预出现攻击行为。我们医护人员顾不得这些,连哄带劝,为其剪开绳索,穿好衣服,扶她下床。八年的关锁,她已经站不起来,更别说走路了,是医护人员把她扶到救护车上的。         

来到医院,她看到宽敞的病房,雪白的床铺以及和她一样面孔的人们,她兴奋地喊叫着,犹如逃出牢笼的小鸟,重新看到了蓝天、白云一样。当时做精神检查:患者意识清晰,定向力检查不合作,有幻觉,思维过程存在明显障碍,不能正确回答问题,妄想内容无法查出。情感反应与周围环境明显不协调,无自知力。既往有暴力倾向,无自杀史,危险评估反应为五级,服药依从性不好,躯体疾病待查,家族史中患者姨妈患有精神疾病,患者从小性格内向,胆小怕事,爱钻牛角尖,常生闷气。

针对这一特殊病例,医院专门成立了个案管理小组,成员由主任医师(副院长)、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各一人,精神科护士两人、协调员一人组成。精心制定了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无抽搐ECT治疗及心理康复治疗。考虑到患者关锁时间太长,深程度不适应外界环境,加之躯体健康状况极差,就决定先由其父母陪护住在开放病房。首先保证营养摄入,并完善各项相关检查。我们首选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维斯通口服,必要时肌肉注射氟哌啶醇。但是患者不配合口服用药,护士多给予鼻饲。于是我们配合使用无抽搐ECT治疗,以快速控制患者的精神症状。一周后,患者病情出现好转,懂得入厕,知道饿了要东西吃,开始认识父母了。虽然是护士像教婴儿一样教会了她认识父母,她的表情还很木然,但是时隔八年后,当她再次叫出“妈妈”时,她的母亲哭了!她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一周前,那样疯疯癫癫,一见面就骂她,一点都不认识她的女儿,现在居然又叫她妈妈了!老人家老泪纵横,不能自已。

查房时,患者开始能够集中注意力,正面看着医生,尽管有些问题她仍回答不出来,但是可以看出她在认真地听。逐渐地,患者知道洗漱了,也懂得和父母亲近了。半个月后,病人主动要求洗澡,说太脏了。当询问她过去患病的情形时,她仍讲不清楚。闲暇时,她能与父母打扑克,当护士夸赞她时,她显得很得意。在治疗的过程中,患者曾出现低蛋白,我们及时输注白蛋白,其症状得以纠正。经过八次无抽搐ECT治疗,以及每日50毫克哈力多肌肉注射,一个月后,病人病情明显好转。不再凭空大骂,行走功能恢复,个人生活也能够自理了。但与此同时,患者出现情感活跃。表现为爱接触异性,常认为某异性是她以前的男朋友,主动与异性打招呼。为避免其出现钟情妄想,也考虑到其躯体状况已经改善,父母陪护很吃力,我们就把病人由开放病房转入到了封闭病房治疗。

转入封闭病房后,主治医师和护士做了相应的调整。在转入封闭病房的第一个月,病人表现情感平淡,对周围事物漠不关心,经过医生、护士的耐心开导,病人情绪逐渐好转。临近春节时,其父亲来院要求接女儿回家过年,我们个案管理小组经过讨论后,答应病人回家试住。结果病人回家后就不愿意回来了,药也不愿意吃。其父母害怕她再次犯病,前功尽弃,就又把她送回了医院。经过几天的药物调整,病人的病情才平稳下来。这次假出院的经历,给了我们一个警示:患者病情好转,不能马上出院,必须有巩固用药过程,而且要做好出院前的心理护理。要培养患者适应内外环境的能力,理解坚持服药的必要性,让她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信心。基于这一点,我们又先后让患者假出院二次,这两次患者都能遵守医院规定,按时返院。经过几次这样的训练之后,患者的适应能力和康复状况明显提升了。

2009年6月3日,经过193天的系统治疗,患者痊愈出院了!这真是一个奇迹!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好得这样快,这样彻底!这位曾在黑暗的屋子里与世隔绝八年,在癫狂的世界里被煎熬了八年的不幸精神病患者又重新获得了新生!□孙颖/主任医师


版权所有:辽宁精神医院  地址:辽宁省开原市文化路  电话:  辽ICP备0800200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