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精神卫生需要多一点阳光

发布时间:2015-08-09 00:55

  日前,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综治办、人社部等联合赴辽宁省就《精神卫生法》实施情况进行调研。专家表示,近几年各级政府加大了对精神卫生工作的投入,使生存困难的专业机构焕发了生机,更多患者因此得到救治。但是,很多完善体系、建立机制、加强保障、提高服务能力的工作才刚刚起步,“精神卫生需要多一点阳光”。
  
  医院:靠挣钱发展不现实
  
  在调研组组织的精神卫生工作情况座谈会上,不同部门的代表互动热烈。
  
  辽宁省卫生计生部门代表介绍了该省精神卫生服务资源和工作情况,其中人均占有床位、医生、护士数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床位周转率等指标明显低于综合医院;精神病医院职工人均月工资2634元,不到综合医院的一半。
  
  “我要打问号了。”该省财政部门一位负责人听完后说,人均占有床位、人员数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很多,是不是太多了?工资比综合医院低,是不是人多而效率低,床位没有满负荷运转?
  
  “不是辽宁资源太多了,而是全国整体资源太少了。”该省精神卫生领域的一位专家有些激动地说,政府在精神卫生投入上历史欠账太多,各地的医生和床位数量都远远满足不了患者需求,基层尤其缺。而精神疾病及患者群体的特殊性,决定精神病医院不可能像大型综合医院那样挣钱发展自身。
  
  辽宁省民政部门的统计显示,精神疾病患者80%以上家庭贫困。该省农村86万低保户中,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占2万多户,政府对他们实行定点免费救治,这让医疗机构压力很大。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贡军说,患者住院成本是每天150元,医保定额支付115元,医院治一个倒贴一个。
  
  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省第三人民医院)院长王哲说,医院为了控制成本,药物只能用最便宜的,“患者可以选择自费治疗,但很少有人选”。为了生存,该院也在发展“大专科、小综合”。
  
  目前,辽宁精神病医院人员工资70%政府给,30%自己挣。“这已经是很大进步了,以前只解决退休人员工资的一半,职工工资都开不出来。”辽宁省政协副主席藤卫平说,他曾经到一个地区级精神病医院调研,看到1间普通病房住了10个人。
  
  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情况好一些,一间病房也要住5个人。“精神卫生属于公共卫生,财政保障能力决定服务能力。”王哲说。
  
  社区:康复随访没人管
  
  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位于铁岭市开原市。在该中心封闭病房,33岁的刘某盘腿呆坐在床上,两只手被绷带绑在床两边,大小便也要在床上。他因为两次急性发病失控杀人,被法院判决强制医疗,但是当地没有公安系统的强制医疗所,经过反复协调,被送进省精神卫生中心。
  
  刘某的经历令人深思。他原本有妻子和孩子,2009年发病时杀死父亲,被送入省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当时治疗效果很好,恢复了自制力,出院回家也能正常劳动。但当地没有精神疾病患者的社区管理、随访、康复等服务体系,连基本的持续服药都做不到。刘某病情反复,2013年发病时又杀死了爷爷、奶奶。妻子与他离婚,带走了孩子。
  
  刘某的未来更加黯淡。该院医务科科长孟宪锋说,按照法律规定,经治疗、评估,病情稳定,可以申请解除强制医疗,经法院判决可出院。由于刘某两次肇祸,法院很难作出解除判决,即便判决了,也无法执行,没有人会来接他。“法律没有解决的社会问题,扔给了医院。”
  
  “对精神疾病患者来说,后期管理和康复非常重要。”王哲说,刘某和医院如今的困境,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精神卫生服务体系不健全造成的。急性期的住院治疗,社区康复机构帮助恢复社会功能,回家后的社区随访、督导服药、及时转诊,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调研组走访了一些县级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现当地公共卫生服务力量和意识还很弱。在册管理的精神疾病患者中只有1/3做到见面随访,大部分只是打打电话,还有的失访找不到,因为“(医生)太忙、(患者)太远”。对于患者是否能坚持服药,是否需要调药、就诊,说不清楚。“档案建好了,但是没有用,患者没有得到好处。”调研组专家说。
  
  在沈阳市区,精神疾病患者社区管理基本普及,康复训练也在一些地区开始探索,逐步推广,但场地、人员、经费都很不足,社区康复站能为精神疾病患者组织的康复活动每周只有两个半天,项目不多,受益人群、效果还比较有限。
  
  “没有健全的精神卫生服务体系,没有机构、专业人员,落实法律只能是白扯。”专家无奈地说。
  
  综合医院:设置精神科动力不足
  
  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新建的门诊住院楼已经启用1年,但还有几层病房没有开放,因为没有足够的医生和护士,“收入低,招不来人”。该中心负责人遗憾地说,去年还招过两个博士,都没留住。专家介绍,经过“十二五”期间国债支持的一轮项目建设,很多省级、市级精神病医院盖起了新大楼,“硬件逐渐改善了,问题是缺人,尤其是基层机构,因此难以很快发挥作用”。
  
  为了缓解服务资源短缺的问题,原卫生部要求二级以上综合医院设置精神科,《精神卫生法》对此予以明确。“这也有利于普及精神卫生服务,80%以上的精神疾病患者出现问题首先去综合医院,同时,很多科室的患者会伴发精神疾病。”专家表示,但大部分综合医院还是不设精神科,既没条件,也缺动力。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辽宁省少数设有精神科门诊的综合医院之一。该院精神医学科目前有医护人员20人,去年门诊量达5万人次,但没有床位。该科有百年历史,几经坎坷,能够在医院存活发展,一是有基础,二是作为大学附属医院科室,业务融医疗、教学、科研于一体,承担教学任务,科研成果丰硕。
  
  “精神科对综合医院非常重要。”调研组专家、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党委书记王向群说,他曾经在某市级医院看到过一位安装心脏支架的患者,术后总觉得胸口疼、难受,为此多次住院治疗不见效,但检查没有发现问题,各项指标很好。“其实就是术后焦虑,这对精神科来说很简单,有药物疗法和心理疗法。”王向群说,但是在这个地级市,没有一家精神卫生专业机构,没有一位精神科医生,没有医生能够识别。
  
  在北京,设有精神科的三级综合医院也屈指可数。北大六院作为精神病专科医院,该院医生每天受邀到其他综合医院会诊不少于10人次。“没有哪个科不跟我们联系的。”王向群说,如果精神科与各个科室合作好的话,对整个医院医疗服务水平都将是很大促进。
  
  “其他科室对精神疾病和精神科,还是有根深蒂固的歧视。”中国医大一院精神医学科主任刘盈说,很多科室不愿意跟精神科挨着。   在该院,除了日常门诊、教学、科研外,精神医学科还负责对学生和职工开展心理教育,培训其他科室医务人员提高识别精神疾病的能力。“医院补贴精神学科发展,照顾我们科室拿全院平均奖金。”刘盈说,“我们虽然不挣钱,但是发挥的作用并不小。”

版权所有:辽宁精神医院  地址:辽宁省开原市文化路  电话:  辽ICP备08002005号-2